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(图)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8-08

  陈中坚的作品《疏松影落,细雨春香》,是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1年春季拍卖会“中国当代水墨”专场第578号拍品,经过激烈竞拍,最后以26万元成交。

  我与中坚兄的相识,缘于工作关系。六年前,我在上海书画出版社《书与画》杂志编辑部供职,在那里看到了他的作品集。我被他笔下传达出的那种高古静谧的气息所深深吸引。作为一个有二十余年历史的书画艺术专业杂志,每天会收到来自各地的大量稿件,而在这些雪片般的稿件中,能让我眼前一亮只有很少的一部分。于是,我就主动与他联系。一年后,他从福建公出来沪,我才见到了他本人和他的画作。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,却给我留下了两点深刻的印象:其一是他为人谦逊,俨然君子风度;二是他的画作,笔墨纯正格调高雅,而且作品里一点没有现代社会中相当一部分画家的那种浮躁气。

  陈中坚擅长山水,尤以墨笔和浅绛为主。从他的画里可以看到陆俨少先生的影子。陆俨少先生的绘画在当代影响较大,从学者甚多,但是,得其精髓者寥寥无几。以学陆先生而言,近二十年来变成了辗转相袭,每况愈下。这主要表现在笔墨的疲软、刻板上。也就是说,陆先生画的好处不容易学,却很容易学出毛病来。以线条而论,陆先生把硬藏在软中,所谓百炼钢化为绕指柔,学其者往往注意其形不能达其质。陆俨少的绘画个人风格强烈,其风格是基于他本人的各方面修养自然形成的。亦步亦趋地学,最多是一个“小陆俨少”而已。正如齐白石所谓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亡”。

  陈中坚在学习陆派山水的过程中,能以陆俨少“四分读书,三分写字,三分画画”的名言作为座右铭,我认为这是他成功的主要原因。他的山水画,得到了陆俨少山水的内在精神,在气息上甚至更进一筹。他能在历游名山大川的生活体验上,从整体上把握对象的神,经过提炼,运用自己熟练的笔墨语言去表现他的所见,抒发怀抱,最终与山川神遇而迹化,正如黄宾虹先生所谓“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,亦写吾人之心”。

  当代社会是多元的,为艺术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和借鉴。艺术史告诉我们,经典的艺术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而不能追求时尚和胡闹。特别是在当今世界各地文化经济交流日益频繁的环境下,中国画的发展,其主线就是在于继承发扬传统绘画的民族性和审美风格,而不是相反。回顾中国画在20世纪以来的发展,与西方艺术的交流、碰撞前所未有;而文化艺术的交流,相互吸取营养,也促进了艺术创作局部的繁荣。但是,艺术的交流在很大程度上往往受制于政治、经济的水平,即政治、经济上处于弱势状态的(民族、国家)艺术在交流上处于弱势。以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中西艺术交流为例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表现。本来作为传统艺术精华之一的绘画,有着光辉的历史和深厚的积淀,但在与西方的艺术交流中,在此类艺术家的实践过程中,并未显现多大的优势,并未以传统精华去与西方艺术对话,而是以“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”的心态主动误取西方现代艺术。如今,因误取而失败的例子不胜枚举。这是困扰中国画发展的一个现实问题。

  对此,陈中坚有清醒的认识。他在给我的一封信中曾经谈道:“由于对传统文化的酷爱与研习,愈觉先人之伟大,颇有尽一生之力未必能及之叹。至于创新等问题,亦曾被困扰,而纵观历代大家,其风格亦非刻意造出,多是经历、学养、品格诸多方面的自然流露。传统山水乃源头活水,后人若能依恃传统力量再向前推进,已属不易。”可见,不受时风影响,咬定传统不放松,既体现了他的传统观,也体现了他的创新观。

  中坚兄近日寄来他的一些作品照片,我对他的数十幅作品都看得很仔细,如《闲情偶寄册》、《乐是幽居册》、《林泉高致图》、《闭门读书心自闲》等,这些作品可谓笔精墨妙,意境高远,对之忘却世间烦恼,返回太古之年。由于多为意笔水墨山水,所以我还特别注意他对画面细微处的处理,如点景人物、水口、小树、蒲草等等。我发现,他所运用的线条,其出发点和归宿依据了物象的造型和特点。这体现了他对用笔的见解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中国画的用笔倾向于违背物象的本体,用抽象的观念和适合书法趣味的线条来试图表现很复杂的自然现象。书法用笔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国画的表现语言,但由于它高度的单纯化、程式化,所以也给绘画本身带来了负面影响,它降低了绘画本身应具备的东西。道理很简单,过分追求书法性用笔,以玩弄枯湿浓淡的小情趣为荣,疏远了笔墨与生活、自然的联系,失去了它自身的波澜壮阔和丰富精彩。这种状况在目前的画坛中还是一个较突出的现象。所以,他的这种实践,也可以给学习绘画特别是陆派山水的朋友带来有益启发。

  可以这么说,他的绘画,既有作家画的专业法度,又不失传统文人业余画的审美情趣,这种类型的作品,往往既为行家看好,也受广大欣赏者所喜爱。就两种绘画而言,由于受各自所运用的表现语言决定,前者严谨,后者奔放,然而,奔放过头,容易流入粗野,过于严谨,往往手脚不展。这都是艺术创作的忌讳。在这个问题上,我觉得中坚兄的处理是成功的。

  中坚兄公务之余潜心绘事,所作山水多为抒情寄兴,无心参与名目繁多的大赛,不跟时风,亦无顾及旁人好恶,自娱自乐,只将所见造化寄诸毫端,融入梦境。2004年9月,第十届全国美展国画展览在杭州举行,展览也暴露了目前一部分画家急功近利的浮躁状态。为此,我曾撰文《远离功利―――十届美展观后》在杂志发表,旋即该文在其他报刊被转载,一时有所反响。我在小文的结尾处写道:“当然,从主观的角度讲,远离功利,以平常心对待艺术创作,也是传统绘画对作者的一个小小要求。”我认为,中坚兄目前的生活和创作状态,暗合了传统绘画的至高境界,他是一位生活在21世纪的“古代隐士”。

  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。”这首陶渊明著名的田园诗《饮酒》,所传达的意境不正是陈中坚所追求和拥有的吗?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manbext手机版登录下载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manbext手机版登录下载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